千夏(淺野夜)

愛吃玻璃渣"吃多了也是會上癮的"❤
虐虐更健康
我的本命永遠都是總受命❤

關於人魚梗的維尤

维恰*人鱼王子17岁
尤里*人鱼王子15岁
勇利*人类王子23岁

维恰带着尤里偷偷跑去海面上看,碰上了因暴风雨而沉海的船隻,顺道救了勇利,只是跟原著的美人鱼不一样,维恰给勇利看到了(维恰特地等他醒来的,尤里早就被维恰哄回去了),答应了勇利要来陆地上跟他一起(去他的一见锺情,我才不信勒),然后就找了海底的魔女拿长发换了双脚,之后便一声不响的离开尤里,去找了勇利。

大概过了一个礼拜,尤里为了那什么都没说就离开的维恰,也同样去找了魔女要换双脚去陆地找维恰回来(不过尤里是用声音去换的*尤里头发又不长)

上了陆地的尤里,找到了维恰跟勇利(此时的维恰跟勇利正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反正就是暧昧来暧昧去的(最棒的就是配上尤里的内心戏感伤)*如果可以真想让维勇有床戏,尤里一定会看起来更虐心(不过不是很接受维勇所以还是算了)

应该会採取让尤里跟原著美人鱼一样的泡沫式消失。【BE】从头虐到尾啊
至於原因的话,摁。。。伤心过度跳到海里想消失算不算?

番外应该会给他们一个HE结尾
而后发现尤里消失的维恰很难过,勇利陪他度过了那感伤的那段日子,之后跟勇利结了婚的维恰,两人因为维恰的冷漠争吵不断(应该是勇利发现维恰其实心裡只有尤里所以才会对他那么不上心),整天跟勇利争吵的维恰冷静下来后发现自己对尤里的心意还是怎样的,后来选择跟勇利分了的维恰跳入海底成为泡沫,在眼前一堆泡沫的视线里,找到了尤里,只是尤里不如维恰所想的会跑到他怀里责备他的任意妄为,不过是默默看了眼维恰,冷笑了声,随后便像是维恰从没出现过一样,继续蜷缩在那裡【中间的情节省略,我没想法】在确认到维恰心意的尤里,抱在维恰怀里哭诉著我等你等的好苦哦、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要回来。之类的
然后原谅我的污衊心思,让维恰跟尤里做了吧❤

/
当初会想到这个文,其实是刚刚看到別人画的人鱼维跟人类勇,突然脑洞了一下
**自己在平常刷ig看到维勇的时候,会自动想到对尤里的虐(人家就是很喜欢虐,怎么,谁说玻璃渣吃多不会上瘾)
虽然我的妄想是虐维恰,但是这情节还是虐到了我家尤里(心疼)
总而言之,我是不会把坑填起来的,虽然为了这脑洞已经想了很多,甚至把情节想顺了,但我还是不会填的(##

【太芥】十六步

真心想要表白大大(比哈特)
那虐心程度可真是讓我爽的不要不要的(##

蝶咲-Chosaki:


*小清新微微微微微虐真的很微
*我本人非常喜欢的一篇

——我和你的距离,一直是十六步。

在这无限延续的生活之中,活着本就是一种苦难。
早晨的白雪中醒来时,发现旁边沉睡的友人已经化作一具沉默的尸骸。
日暮后回到称作归宿的场所,却发现那里已经被他人所占据,洒落一地赤血。
即使不知道有没有地狱,但芥川相信它若真的存在,一定和这个地方是一样的。
那是外人无法想象的,无法被光线照亮的无底深渊,偶尔会有人一时兴起朝里面窥视,但他们什么也看不见,黑暗无法映入他们的眼帘。
在这样的地方成长的少年,第一次见到了。
给予了他活下去的意义的人。
“你有想要追求的事物吗?”
一直渴求着的……
“你能给我——活下去的意义吗?”
“我能给你。”
他的老师!
他得到老师了!
芥川以咆哮代替回答,贯穿夜雾,直冲天际的咆哮。
那是四年后港口黑手党最令人畏惧的黑色狂犬,芥川龙之介诞生的哭声。
太宰笑着把自己的黑色外套让他穿上,转过身,大步地走在前面。
少年却似乎还没从这咆哮中缓过神来,当太宰走了一段距离,转过头呼喊他的时候,他才恍然大悟地追了上去。
踩过地面的泥水溅起的水花,那哗啦的水声,刚好是十六下。

中原中也斥责说太宰教育芥川的方式完全就是不把人当人看的方式,太宰不以为然,芥川更不以为意。
天空中飘落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洒到两人的身上,伤痕累累的黑衣少年跪在地上,却依旧不屈服地抬头,望着太宰的脸。
“继续。”
太宰是不会有多余的行动的,他只会让少年一次又一次训练发动异能的速度,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休息的时间。太宰往后走出几步,芥川留心数了一下,刚好是十六步。
十六步的距离,要用怎么样的速度已经有所了解了,芥川毫不犹豫地释放异能,却也不出乎意料地轻易被太宰接下。
“真慢呢,十六步也做不到吗?”
太宰又往后退一步,芥川又一次攻击,但换来的还是太宰的摇头。
后退一步,再后退一步。
他们的距离只有更远,没有更近。
雨季的训练多少对身体还是有些影响,芥川本能地捂住嘴咳嗽起来,罗生门的速度慢了那么微秒。
但这微秒之差,足以换来太宰的失望了。
“停。今天就这样吧,你实在是太差了,我没兴趣继续陪你。”
“太宰先生,在下还……!”
但是太宰已经先走一步,芥川无奈也只能跟在其后。
他们的距离又一次缩短到了十六步。

“芥川君,你这样的话我可完全无法认同你呢。”
他的上司坐在自己的对面,撑着下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那么,在下把这杯电气白兰喝完了的话,您就会认可我的吧?”
芥川端起杯子,一口气饮尽。
然而不善酒力的少年,还是被这一杯酒弄得不省人事,倒在桌上。
“真是的,总是给我找麻烦,不会喝就不要喝啊。”
太宰的手指卷起芥川的一缕白色鬓发,看着他倒在桌上的面容。
就像睡着了一般安静,脸上还有一丝稚气,不过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而已,就像太宰也不过是十八岁。
两个都是未成年,却在这里肆意喝酒。
太宰的手指贴在了芥川的脸上,如果是平时的话,他肯定早就会因为这个细微的动作而惊醒的吧。
但是,没有。
“警惕感还不够高啊,芥川君。”
太宰的手温柔地抚摸着芥川的头发,望着那苍白的面容,他忽然涌生了一个念头。
他将脸埋入芥川的发间,隔着头发亲吻了一下芥川的脸颊。
店外的小雨还没有停下,客人进来的时候,伴随着门上的摇铃的是淅沥的雨声。
他们还能再待一会儿。
太宰还能再看着芥川久一点。

“那个叫芥川的异能者,我记得他是你的部下吧?”
“芥川啊,是没有刀鞘的刀剑。再过不久,他就会成为港口黑手党最强的异能者,但是现在必须有人教会他收起刀鞘的方法才行。”
太宰如此没有保留地夸赞芥川,偏偏不是在他本人面前,而是在织田面前。
“他有这么优秀吗?”
“一开始在贫民窟见到他的时候,我感到战栗,他的才能高出别人许多,倘若将他置之不理,他将遭到能力的摆布而自取灭亡。”
太宰从未主动将某个人收纳为部下,差点饿死在贫民窟里的少年就更不用说了。
但是,织田可以看得出来。
太宰提及芥川的那丝神态的细微变化。
估计连他自己也没察觉到吧。
但织田察觉到了……
笑容,一丝温和的笑容。
包括他从纪德那里,把芥川救回来的时候,芥川那呐喊着太宰先生的神态,那语气。
以及他把昏迷的芥川带回,交给太宰的时候。
“这是我在这氧化世界的梦中唯一一个无法割舍之物。”
太宰从织田手中接过芥川,看着他的脸这么说道。
织田记得,那天他刚离开没多久,灰沉沉的乌云中落下了雨水。
他转身,回头看着站在不远处抱着芥川的太宰。
十六步外的太宰。

太宰背叛的那天,芥川觉得被背叛的不是黑手党,而是自己。
他的眼迷茫地看着那放弃任务逃离的上司的背影,数着他离开的步数。
十六步。
十六步后他消失在那街角。
芥川没有呐喊,没有挽留,没有发怒。
令人觉得厌烦的雨偏偏落个不停。
流入口中的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他知道太宰会逃跑,他一直偷偷跟在太宰后面,却在他们距离十六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到救人的那一方去吧。
太宰过去了,芥川留在了这里。
他本就虚无空洞的眼神变得更加无神,内心深处的空洞更被挖得深不见底。
背叛了……吗……
他不敢缩短这十六步的距离。
就像是不敢给此刻内心这巨大的低落情感命名那般。

他终于还是见到了太宰。
在四年后的这日。
太宰的眼神变得更为玩世不恭,眼睛的绷带已经被拆下了,也不再穿着黑色的外套了。
“我现在的部下可比你优秀得多呢。”
太宰说着这句话的语气里尽是对芥川的不屑。
这句话果不其然惹怒了芥川,本就准备离开的青年立刻回过头来,对着太宰的脸就是一顿重击。
一个小笨蛋。
太宰在心底这么调侃。
芥川多少没有以前那么瘦弱了,打自己的脸的拳头的力度也不像以前那般软弱了。
他果然成长了啊。
芥川背过身,在走出十六步后,消失在了门后。
和太宰离去的那日如出一辙。

芥川仇视着敦,不仅仅因为他是敌人,更是因为他是太宰先生口中说的“比你优秀得多的部下”。
在船上与人虎的对战以芥川的失败告终,组合的战争他再和人虎在白鲸上相遇。
他讨厌敦,讨厌他拥有着这么多却还沉浸在过去的悲剧之中。
他和太宰的距离明明这么近,明明这么轻易就得到了太宰的认可。
却还什么都不知道。
“那个人,难道,你一直……?”
被芥川拎起衣领一阵破口大骂的敦是喃喃着说出这句话的,然而话语的下半段被打破——他们已经被电梯送到了白鲸的货运甲板。
和菲兹杰拉特的战斗自然是无比艰苦的,为了打倒这个强大的敌人,被认可,芥川不惜创造出“天魔缠铠”,强化自己的肉体,强行进行近身战。
他和人虎却就是在这种时候无比配合,如同孩子一般互相对骂的两人,让眼前的这个金发美国人战斗的时候不禁扑哧一笑。
“你们还真是相似呢。”
“不要把我和这种家伙相提并论!!!”
他们相似吗?芥川觉得应该是的吧。
但是,有一点不同。
那就是他们面对太宰的心情是不一样的。
“我认为太宰先生早就认可你了。”
敦这么说过。
可是……
芥川不明白了……
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无论是打败了组合的首领,返回地面。
还是再度见到太宰,太宰拍着芥川的肩,笑着说:“你变强了呢。”
终于得到了一直想听到的那句话,身体却也因坚持到极限而不受控制地倒下。
但是……
他想要的,只是这个吗?

——我们的距离明明不是十六步,但我们的心灵隔着这无法跨越的十六步。

芥川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是在熟悉的住所,而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
“你醒来了啊?”
太宰在他身边,手上捧着一本翻阅到一半的书。
从窗外可以看到天空是一片灰蒙,雨不受控制地肆意落下,芥川的眼从窗外转移到太宰身上,没有说话。
“醒了的话,自己回去吧。”
太宰又往后翻了一页,没有抬眼。
“太宰先生。”
芥川的喉咙仿佛因干渴而难以发出清晰的声音。
他的心在跃动,与窗外的雨声一般急促。
想要什么?想要什么?
芥川盖上了太宰的书。
“芥川君?”
芥川把头埋到了太宰的肩上,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
渴望之物……
十六步的距离……
无论怎么做,也不会缩短的十六步……
即使现在如孩子般借用了他的肩膀,也没有说出话语的勇气。
芥川又一次落泪了,眼泪如温和的细雨,在太宰的肩上留下水渍。
——我爱你啊,太宰先生。
这大概才是,一直困扰芥川心灵的真正存在吧。
太宰的手,轻轻搭在了芥川的背上。
像安抚一只受伤的小犬一般,温柔地摸着他的后背。
虽然这温柔,对芥川不过是撕裂心灵的刀子罢了。

无论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哪怕是一千句的夸赞,哪怕是一千次的并肩而行。
哪怕现实的距离不再是十六步。
心灵的距离。
也不曾靠近。
哪怕一厘米。

雨,比任何一刻都要让人觉得宁静。
太宰已经很久没见过芥川了,沙色外套的男人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缓缓在樱花洒落的街道上踱步。
“芥川君,现在怎么样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变得更加优秀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和以前一样还是不会喝酒呢?
不知道是不是和以前一样还是不懂收敛自己,照顾自己呢?
不知道是不是,还这么在意自己呢?
“我在想什么啊?”
太宰不禁自嘲,但那黑色的瘦削身影总是占据着头脑,不肯散去。
往右拐就是公园,被那雨水打湿的落樱引导着,太宰走入了公园。

今天的任务格外繁重,是连如同芥川这种存在能全身而退都无比艰难的任务。
芥川已经很久没见到太宰先生了,他撑着透明的雨伞,缓缓地在落雨的樱树行道上踱步。
芥川龙之介执着于太宰治,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
“太宰先生,还好吗?”
那玩世不恭的男人,早已夺走了芥川内心最重要的一部分。
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
往左拐就是公园,被那雨水打湿的落樱引导着,芥川走进了公园。

在找某个人。
想见某个人。

他在哪里?他在哪里?

两人急速靠近的距离,在十六步处停下。
太宰的背后是黑色外套的青年。
芥川的背后是沙色外套的男人。
风刮过,雨水拍打在脸上。
太宰转过头去。
芥川转过头去。
见到的只有,横在二人面前的,这棵有着千年树龄的樱花树,在雨中似乎在哭泣着飘下樱瓣。
不,不对……
在那棵树的后面……
那个人是!

太宰绕着树的对面跑去。
芥川绕着树的对面跑去。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
还差一点,就见到了!
明明只有十六步而已!

划破雨声的是一道枪声。
朝着太宰的方向。

鲜血喷涌而出。
那落樱也被染上血红。

“太宰,先生……”
如果是保护自己的话,一定有时间准备切断空间,阻挡子弹的吧。
但是芥川几乎是凭着一种本能,冲到了太宰的身旁,替他接下了这发子弹。
子弹穿透芥川瘦弱的身体,精准地刺穿胸口。
罗生门已经将袭击者给刺穿了。
“芥川君,振作一点!!”
太宰抱着倒在自己怀中的芥川,对着他喊话。
太宰先生,也会这么慌乱啊?
芥川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
“还好,太宰先生,没事……”
血不住地外流,大概已经止不住了吧。
从没觉得,这么痛过。
心脏从没如此疼痛过。
十六步,他是飞奔而来的。
“别说话了,坚持住!”
不……
芥川抬起手,按在太宰的脸上。
“您知道吗,在下执着于您的理由……不仅仅是,您给予了在下活着的意义啊……”
芥川的视线开始模糊了。
“还是因为,我……”
话语在这一刻中断,芥川的眼角边滑落了一滴泪水。
手无力地滑落了下来。

我爱你。
这句话是个魔咒。
束缚了芥川龙之介一生的魔咒。
他到最后也还是没能说出这句话。

“我爱你。”
太宰不知道这句话还能说给谁听。
透明的雨伞被丢到一边,被淅沥的雨水冲洗。
血液混入水中也被搅淡了,青年紧闭的双眼再也不会睁开了。
太宰没有哭。
大概这时候要哭吧。
但他哭不出来。
心灵已经被挖去了一块巨大的空洞。
他抱起芥川,在这雨水之中无方向地徘徊。
十六步的距离,何时才能靠近?
两个人的心,究竟要走多久才能靠近一厘米呢?
在这场无止境的雨中,太宰不知要去哪里才能找到答案。

-END-